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APUS李涛讲述出海的APUS模式

晴天晒雪  • 

日前,APUS创始人李涛独家分享了APUS出海22个月以来的经验,详细分析了当前全球移动互联网市场的格局、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出海的四大办法、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的三种方式、中国企业在全球的竞争态势等,全面而详细地解读了目前中国出海企业的发展态势。

这是中国出海浪潮越来越高,中国企业和中国风投纷纷走出国门寻找商机的当下,APUS作为中国第一个真正主动布局出海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其创始人的经验之分享这种独特的“APUS模式”,对中国所有移动互联网公司出海都具有参考价值和指导意义。

44.gif

以下为详细解析内容:

一,APUS模式之找新市场:已布局东南亚 中国强大势能正显现

对于海外市场的选择,东南亚对APUS来说是新兴市场中的重中之重,在中美之外,我在很多场合下把全球的互联网发展分成了三个市场:美国市场、中国市场和中美之外的新兴国家的市场。

在这些新兴市场里面,包含了南美、东南亚、南亚、俄罗斯、中东和非洲。整个新兴市场比中国落后了两到五年,而在新兴市场之中,应该说对于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者而言,最容易进入的或者说最有机会的其实就是东南亚市场。首先东南亚市场比中国落后两到五年,这就意味着中国的互联网产品到达东南亚市场,实际上具有很强的领先优势,事实也证明这一点。我们看到东南亚非常多的新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基本上都是完全复制中国模式。

第二,我一直很坚定的认为互联网是一个文化产业,它是属于文化产业范畴内的一件事情。在文化上面通常有这样的定律,势能高的国家向势能低的国家输出,从而引领势能低的国家。就像早期美国的互联网文化会引领全球的互联网,美国的好莱坞影视文化会引领全球的影视文化。这都是势能高的向势能低的输出,或者说势能高的在带领着势能低的。

东南亚它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它和中国一样受儒家文化影响非常大。所以,在文化上本来和中国就非常接近。同时,中国的文化现在又形成了一个文化上的高势能地带,我们是有能力向东南亚,比如说向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泰国等等这些国家输出。我记得我2013年、2014年初的时候在新加坡出差,跟新加坡当地的一些投资者和当地的一些互联网公司聊的时候,我就明显的能够感觉到,你要知道新加坡是西方文化在亚洲的桥头堡。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整个东南亚国家的文化制高点,我和新加坡很多从业者聊天的时候,就发现他们看待中国的态度已经从过去的俯视到现在的平视,甚至很多时候已经开始有仰视了。所以,我说我们从文化上有着领先和引导的作用。

第三,东南亚11个国家,有超过5亿的人口,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盘子。仅仅印尼就有2.5亿用户,当有这么大的一个市场容量的时候,它也会极具吸引力。而且这些国家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能看得到的人口红利基本上还没有被开发。我刚才说了市场很新,非常缺乏移动互联网产品,我们又有很多这种文化上的高地优势,再加上它的人口很大,形成了一些势力。

这是我们看到的东南亚的现实情况,APUS在东南亚有超过5000万以上的用户,我们在东南亚的用户高速增长也恰恰证明了这一点。东南亚市场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价值洼地,是可以快速的在当地把互联网的业务推进。而且东南亚实际上现在整个经济上和中国形成一种配套和协同的作用,他们的经济本身也还是有着相对比较好的发展速度。

所以,整体上来说对我们看到,东南亚是比中国落后两到五年。第二个是我们相对于它有这样一个俯视、俯冲的势能。

第三个是又有很大的一个巨大的盘子,东南亚用户在移动互联网上的消费正快速提升,比如说有大量的新增用户在使用他们的第一部智能手机,他们需要大量的智能手机或者移动互联网上的增值服务,也就是说,目前东南亚是非常大的价值洼地。

所以,东南亚实际上是整个APUS在海外扩张的重中之重。跟东南亚类似,在南亚、南美、中东、俄罗斯、非洲等新兴市场,我们都有这样的领先优势。

二,APUS模式之海外业务拓展方式:四种方式并行

对于海外业务拓展,APUS在海外市场的布局从全球角度考虑,我们所采取的形式也包含了多种多样的形式。比如说,APUS的形式包括了四种,一种是我们的产品到达当地市场,为当地的用户服务,这是我们最基本的形式。其次是我们在当地找到合作伙伴,展开战略性的合作。第三种形式是在当地设我们的分支机构,包括设立自己的一些分公司、子公司或者是办事处。还有一种是我们在当地进行投资,乃至于在当地未来可能会进行并购。

在全球市场的扩张过程中,我们的形式也因地制宜。根据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区域,以及我们在当地的情况,采用不同的形式。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参考引路,就是我们有没有找到能够适应并且融入当地文化的资源。

比如说我们能够在当地找到帮助我们快速融入当地文化,熟悉当地市场的人才,我们可能就会在当地设置分支机构。当然,我们找到合作伙伴的话,我们就会通过战略合作方式进入。如果说有一些公司可以帮助我们快速融入,我们可能会进行投资。

所以,我们所采取的投资也好、合作也好,很多方式我们有更重要的条件,除了在当地市场的扩张以外,很重要的是文化的融合,这是APUS作为一个全球化公司的基本思想,就是全球化的构建实际上是通过本地化的融合来完成的。

我们现在已经做的一些投资,实际上包含的形式非常多。比如说我们在英国投资了一家非常领先的做视频DSP广告平台公司叫Loopme,在印度投资的科技创投媒体平台IamWire。我们还投资了面向东南亚,未来乃至于全球的游戏发行平台鹿米互动,它们首先在越南开始一系列的业务。

最近我们还在东南亚看本地化的一些电商,O2O,甚至跟运营商谈,做一些战略投资或者是建合资公司。

所以,各种形式都会用,最重要的是帮助我们快速扩张。另外一个是能够帮助我们和当地文化的融合,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要素。所以,采取哪一种形式,主要是以这两个标准为导向。

三,APUS模式之海外投资:VC资本前置、平台类公司先行(春江水暖鸭先知)、上市公司并购

对于海外投资,整个资本市场其实在过去的几年里面,到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都会发生一个深刻的变化。第一个变化叫资本前置,换句话说,我们传统意义上来说一个企业在创业的过程中,早期的融资是从天使到A轮、B轮、C轮等等,再到IPO。实际上整个资金量从小到大,到巨大的这样一个过程。

但是随着现在整个互联网的高速增长以及竞争的加剧,你会发现每一个企业从融资到上市的节奏在变快,周期在变短。同时,给资本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特别对很多基金。怎么办呢?这就是所谓的资本前置。你可以理解为原来投B轮的钱,现在投A轮,投A轮的钱甚至放在天使。这样大的一个资本量,就像我们早期说过的抢赛道。资本市场上每一家基金都在抢赛道,他们必须要不断地抢赛道,还要保证赛道上自己的选手能够跑赢,加大资本量是他们的选择之一。

但是事实上之所以很多专业的基金、VC变成这样,实际上是被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现象逼迫的。就是早期的资本正在被大量的行业内的专业人士,或者说行业大佬,或者说一些平台类的公司,被他们来占据投资的主流,不一定是上市公司。

比如说像APUS,因为时间很短,整个业务增长非常迅速,类似的平台类公司会占据到投资的主体,原因是所有平台类的公司,它会比基金更敏感,更早的发现一些投资的标的,甚至更好的赛道和选手。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认为不见得是上市公司做这件事情,而是有能力的平台类的公司在做这样的事情。因为我刚才也讲过了,大家都在选赛道和选手。谁能够先发现赛道?谁能够先发现选手?谁就来做这样一件事情。

最典型的APUS在2014年的下半年恐怕是领先了中国的所有互联网公司,最早的看到了海外机会。所以,我们首先自己作为选手选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海外的这样一个赛道,而且成为一个领跑的选手。

同时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我们在全球有将近九亿多的用户分布。所以,我们可以用我们的大数据平台快速的捕捉到在各个赛道上有哪些优秀的选手,特别是萌芽状态的选手,我们会先去投资或者是占据这个赛道。

所以说平台类公司在这个点上往往比专业的基金更具有竞争优势,更敏感。春江水暖鸭先知,只有在江里面的鸭子才能知道,不在江里的鸭子是不知道的。很多VC都是在岸上站着,等到看到别的鸭子都下水了,自己才下水,他是不可能先知道春江水暖的。所以这一点上谁在水里,谁先知道水的温度,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第三类才是刚才咱们谈到的,以上市公司为标准的,我的理解是大部分上市公司来做并购,可能还未必真的是在赛道上选择的正确,因为上市公司有资本的压力,业绩的压力。特别是中国的上市公司,我说实话,我觉得很多的并购是为了完成自己在资本上的业绩指标,而未必是他们真正看到了。我不点名了,能够看到很多上市公司并购的不是在选赛道或者是领先的互联网创新企业,基本上是十几年前的公司,只要你有收入,有营收就可以把你并购,因为它要把报表做的很好看,给自己的投资人看。像这样的所谓上市公司,我认为并不会在哪个行业具有领先性或者说领先的优势。

整个资本市场的演变是这三类,第一个对于VC来说,不断的要加大资金量,让资本前进。

第二个是真正在互联网领域内能够优先选择赛道,优先抓到选手的是在水里的平台类公司,比如说像APUS这样。

第三类上市公司的并购更多的是从财务资本层面,为了完成很多业绩指标。所以你会发现中国很多上市公司的并购,基本上都带了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对赌。因为它的目标是为了完成财务指标,而不是在选赛道。

四,APUS模式之顺应潮流:全球正处移动互联网爆发期

对于全球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阶段,我认为每一个产业都有几个阶段,我们称之为叫孕育期、爆发期、增长期和平台期。互联网产业从中国移动互联网这个产业来看,在中国范围内,实际上现在是孕育期。什么叫孕育期呢?传统的移动互联网业务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平稳期了,但是新技术或者是新模式的互联网正处在孕育期,还没有爆发,这是以中国的视野来看。

如果从全球的视野来看,你可以理解为是全球移动互联网的一个爆发期。所以这也是为什么APUS在海外,能够在这么短的22个月的时间里高速增长的一个本质原因,就是全球市场是爆发期。中国市场其实是到了平台期,不是爆发的状态。

如果再细分,我认为有几个重要的方向,第一个方向我认为就是出海。因为全球市场是爆发期,中国互联网又有非常大的竞争优势,无论是产品技术上的领先度还是本地化服务的竞争意识上都有很大的优势,所以大量的中国企业会到海外去,资本也会跟着到海外去,在爆发的阶段来跑马圈地。

第二个我认为中国互联网出现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方向是消费升级,实际上讨论中国互联网不能脱离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来看,消费升级不是中国互联网导致,是整个中国经济发展到平台期以后出现的一种新的形势,中国的人民消费能力和消费水平在快速提高。这种快速提升带来的消费升级又给互联网一次巨大的机会,所以O2O不能简单的看它是O2O,本质上是消费升级的一个需求表现,是用户想要做消费升级,所以这个时候就是互联网能够解决的消费升级中很多服务体验的问题,所以出现了O2O。

但是在中国,因为有大量的接近于垄断的大平台在中国市场,他们掌握了巨大的流量和巨大的资金,所以中国的整个O2O高潮期非常的短暂,很快就被垄断了。比如我们有一些朋友,基本上他们的业务控制了整个中国的订票和订酒店的市场,包括中国的订餐市场,你可以看的到,在很短暂的时间内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新型的巨头。但是这只是因为大家看到了是传统的,很容易看得到的,我们称之为摘桃子。事实上消费升级有着非常大的需求量,比如说我们现在可以看得到的巨大的海淘市场。我们知道现在很多电商网站正在努力进入海淘市场,我最近看到的非常多的项目,全部是跨境电商。

为什么会有?实际上是消费升级导致的,就是用户有需要,这是一个新的趋势。而且这个趋势还不仅仅是中国有,全球范围内都出现了这种消费升级。比如说在美国不仅仅看到传统的电商,还会看到新型的电商Wish快速崛起。包括中国很多的电商公司跑到美国,快速的起来,都是因为消费升级导致的。

所以消费升级这个命题,远不是我们中国想象的只是中国O2O这么小,事实上,现在的海淘和跨境电商以及我们中国对海外的输出,都处在这种消费升级的状态。消费升级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趋势以后,带来的一个另外很重要的趋势与生俱来,伴随而来的就是供应链改造。对于传统经济,中国是全球范围内的生产、加工、制造的基地,过去30年到40年向全球输出商品。但是爱马仕的一条丝巾或者是一个包,它的生产成本并不大,我们的生产商只能拿大约5%到10%的利润,剩下的都被渠道和品牌控制了。

但是消费升级以后,越来越多的用户不再追求大众品牌,更多的在追求小众品牌,追求有创意的,有思想,有文化,有格调的东西的时候,价钱反而是可以降低的。所以,我们看到另外一个消费升级的特点,就是供应链被改造以后,直接通过电商平台推向用户。电商平台更多的主要是推动信息流和现金流这样的操作,而物流本身会交给第三方公司跟供应商一起来做。

这对传统的淘宝和京东的电商模型改造了,不再是传统电商的模型了。这是另外一个通过消费升级带来的供应链改造,我把它们定义为一类,就是消费升级类,这是我们认为第二个很重要的一个方向。

第三类实际上是创新技术,新技术革命带来的变化。不光是VR,你知道在VR之前,我们倒推两年前最流行的可能是体感运动,今天看到了VR和AR。很快我们看到了他们之间的结合,出现了一些新的东西,包括无人机、人工智能等等。

所以今天对于整个全球新科技或者说新技术革命而言,现在处在什么阶段呢?处在孕育期,还不是爆发期。今天我们谈了这么多的概念,听了这么多名词,但是你没有看到相关的商品在全球市场上风靡,进入到所有用户的生活中,我们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出现。原因就是现在它还处在新技术的孕育期,在孕育期的新技术,是需要不断变的更加完善,同时让它更好跟用户需求相结合,用户的体验相融合。

只有经过这样的一个磨合之后,才能进入到爆发期。我们知道孕育期、爆发期、发展期、平台期,它是经过四个阶段的。今天,所有的新技术,包括VR在内,都还是在孕育期。这个孕育期有可能是在未来一年内完成,有可能是在未来的两三年内才能完成,这个说实话没有人可以预言。但是我们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们用今天的眼光来看。

有一本书叫《奇点临近》,为什么这样说呢?当过了奇点这个爆发的拐点时,它的增速不是以我们的想象和理解来实现的,很多时候是指数级的高速增长。就像我们做海外,你会发现发展用户、平台和做消费升级是同时出现的。就是因为所有落后的科技向先进科技进步的过程都是跳跃式的发展,所以刚才谈到了VR、AR、体感、人工智能、无人机也好,这些方面的需求都在孕育,大家都在找突破点,但是都还没有突破,所以还谈不上爆发。

所以,我不敢跟你说有这么一个预见,我们用2015年、2016年的眼光看未来的一年内还不会爆发。但是没有人知道,我们今天要想预测未来,我们必须要用2017年的眼光来看,我们才能知道会不会爆发。

五,APUS模式之海外竞争:目前主要是赛跑

对于海外市场的竞争,首先,APUS的产品形态跟其它公司不存在竞争关系。其实APUS不是做桌面的,我有一个观点是桌面必死,桌面是无用的,单纯做桌面的公司一定活不下去。

APUS从本质上来讲,就是在做一个用户系统,智能手机上的用户系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从技术上来说,它确实没有办法和安卓、iOS这样的操作系统相比。但是从用户体验、用户需求的响应上来说,一个用户系统其实就完全可以取代传统意义上的操作系统。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个安卓手机只要装了APUS,它的体验甚至可以追赶、超过苹果的用户体验。我们为什么定义自己为用户系统?就是从这个角度来说的。

有的公司做了安全,有的公司做了清理,有的公司做了浏览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只是一个工具,我们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义为一个系统性的平台,我们all in one地解决了用户在手机使用上以及接入互联网的绝大部分需求。

比如说手机UI,APUS能让用户有非常舒服的UI。比如说文件管理、搜索、上网浏览、看新闻,比如说在手机上进行清理、加速、安全等等的所有这些基础功能,APUS都把它们整合在了APUS用户系统里面,一个软件解决所有的问题。

所以在APUS里面有桌面、浏览器、搜索、文件管理、新闻、清理加速,实际上我们给用户提供的是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而桌面只占其中5%到10%的权重。我们认为用户的发展是超越式的发展,今天有大量的新用户进入到这个市场,他们不会再像中国或者美国走的路径,等着一个产品一个产品的加。

但是当有一些新的用户进来,就像我们今天如果在地球上再发现一个新大陆的话,这个新大陆的文明建设一定不是从奴隶社会再到封建社会再到资本主义社会。他们一定是一个跳跃式、超越式的发展,我们人类文明去建设那个新大陆的时候,比如说我们对南极,第一时间是把它保护起来,我们会用更加生态、合理的方法去开发,而不是像我们以前那种掠夺式的开发,新大陆需要的是生态化的建设。

所以是一样的道理,APUS在开拓新市场、新用户的时候,我们就是在这样一个市场,解决用户所有的问题,整体性的给用户,而不是像过去一样一个工具、一个工具的提供。所以,我们希望纠正过来,我们给用户提供的是完整的用户系统。

未来这个用户系统将会变成一个生态系统,为什么呢?因为很多基础性的服务,比如说我刚才说的浏览器、搜索、新闻、清理加速、安全,所有这些东西是APUS提供给用户的,包括桌面。但是还有很多服务是增值性服务,比如说电商,比如说音视频和游戏,很多这样的一些服务,我们是没有办法通过APUS这个平台给用户提供服务的,因为它有大量的后台运营所在。我们的观点是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些服务我们要通过和第三方合作,我们把我们的平台开放出来,让更多的增值服务,比如说刚才说的电商服务,游戏的,包括音视频的,包括社交的等等所有的东西把他们的产品以插件的形式,通过APUS的平台带给用户。

所以,APUS未来会从用户系统变成生态系统,今天APUS已经在全球有9亿的用户了,已经具备了成为一个生态系统的时机。

回到刚才说的桌面和系统的理解,另外一个是你谈到了竞争。竞争这件事情像你刚才说的,很重要的一个是自己做好准备,另外一个是对时机的把握。我们在2014年第三季度开始做国际化,实际上就是我们看中了这样一个时机,在APUS开始做国际化拓展的时候,当时根本没有任何公司看到了国际化这个方向。很大一部分中国公司的跟进都是在2015年下半年,也就是比APUS整整落后了一年。我认为时机的选择是你在竞争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优势,换句话说就像很多人下围棋,站位很重要,其实抢的就是这样一个先机,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第二个我想竞争根本不是目的,竞争从来是手段。我前两天在朋友圈里专门发布了这样一个观点,大概是几天前,我正好参加一个帆船赛,当时我作为帆船的舵手,我就有很多的感悟。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有的时候竞争是紧跟对手的,换句话说对手动,你也要动,就像我们说的风动帆就要动。

但是有的时候你又要埋头做好自己,忽略掉竞争对手。就是风动,帆也没有必要动,还是要按照自己的路线去走。所以说一个好的船长最重要的是拿捏好什么时候学会观察竞争对手,什么时候要学会做好自己,这中间的标准和尺度是什么呢?

其实对于APUS来说我们也有自己的一套标准,这也是我们整个公司的使命和价值观。我们的使命和价值观其实很简单,就是一句话,我们把它叫做“创新改变世界,创造用户价值”。所有的一切都是以用户价值为标准的,如果说在竞争中我们看到了有一些竞争对手抄袭我们或者说学习我们,我们采取的策略是不理他,快速的向前奔跑,按照我们所追求的用户价值来不断的向前奔跑。

但是无论怎么样,我认为这里面最重要的还是要自己跑的快。作为一个企业,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式,不管怎么样面对竞争,最重要的实际上是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只要你比所有人发展的速度快,只要你方向是正确的,你在竞争中就一定会是领先的地位,这是我们的基本理念。

所以说APUS会坚持不懈的走用户系统的方向,我们不会受任何其他工具的影响。比如说今天这个工具很火,明天那个产品很热,我们不会受影响,我们知道绝大部分的新用户,特别是全球范围内很多新增的用户,需要我们给他们提供all in one的用户系统,所以我们会坚持不懈的按照我们所定义的用户需求来做事情。

另外,我们不断的捕捉新用户,快速的增长,这也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基本观点。当然在做产品上我们有很多产品观,比如说你知道的抓新用户,三点两致,捕捉到用户的痛点、亮点、甜点,要学会把产品做到精致和极致,这些都是我们在产品观上如何体现我们以用户为核心,创造用户价值的基本价值观的东西。

但是本质上其实还是那句话,紧盯用户需求,让自己跑的更快,这实际上是应对所有竞争中最有效的手段。

简单来说分两部分,首先我认为现在在海外还不是什么中国公司跟中国公司竞争,其实本质上我认为海外现在是中国公司之间在赛跑,而不是竞争。因为市场很大,赛道很多,很宽,基本上大家是在比谁跑的快,还谈不上竞争。APUS是开历史之先河,带领了整个互联网公司走到海外去,而且现在成为了领跑。

但是以我们今天看到的情况,我们在海外还没有遇到什么真正有力的或者像样的竞争或者说挑战,更多的,我觉得大家是在比谁跑的更快,这点我觉得应该客观的认识。如果说有一些公司认为别人在跟他竞争,我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心胸太狭窄,源于恐惧,而不是真正存在这样的竞争。比如说去年有公司认为我们对他们的海外市场造成了很大的威胁,搞我们,要诬蔑我们,给我们泼脏水。但是事实上,我认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市场太大了,你知道全球未来将会有50多亿,将近60亿的移动用户。现在其实才开发了20多亿到30亿,也就是说还有一半的市场没有开发,根本谈不上竞争不竞争,其实就是看谁跑的快。

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海外市场本质上是一个跑的快的游戏,而不是一个所谓的竞争游戏。

第二个关于你谈到的资本竞争,说实话从我们看到的国际资本,包括中国到海外去的资本,确实比当地的一些新兴国家的当地资本更强势,也更具有侵略性,也更具有诱惑力。原因很简单,是因为中国的资本,实际上是验证过现在的这个打法,并且取得了成绩,取得了巨大的回报。无论是在中国市场上做投资的投资基金,他们在中国赚到了钱,他们认为这种形式可以在新兴市场上复制。或者是在中国创业成功的,或者某种意义上上到一定台阶的一些大的上市公司和平台,他们本身就是这个过程的受益者,他们也尝到了甜头。

所以,换句话说,就是大家相信这个模式和故事。相反,本地的一些基金或者资本,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一个历史或者过程,对他们来说很新。所以他们投资的时候,本地资本力量不够强,因为没有大量的资本向高科技领域,或者是向互联网领域倾斜,都还在传统领域。另外,即便他们进入了这种互联网和高科技领域,也变的非常谨慎,因为没有成功的案例。

相反像中国的资本,中国的创业企业,包括在中国赚到钱的资本进入新兴市场,他们会非常大胆。因为他们得到过,证明过这种模式,所以他们会变的更强势,更彻底,更坚决。所以,举个最简单的例子,APUS是中国最早在印度设立基金的公司,专门投印度的公司。APUS基金也是最早一家进入到印度的中国基金,而且已经在当地投了公司。

为什么?原因就是两个点,第一个是因为我们经历了整个中国市场的循环。我本人之前作为360的高管,管理360的移动业务、国际业务,一直把360送上市,又做了这么多年,资产做到这么高。我经历过这样一个过程,包括APUS本身在中国受到了资本的追捧和青睐。所以,我们知道这个故事,或者说这个游戏是可以转的非常好的,我们当然敢在印度来投资,这是一点。

第二,APUS用户系统在印度已经成为了仅次于谷歌和Facebook的第三大产品品牌了,在当地有巨大的用户量。我们在印度和华为搞一个活动,推荐华为荣耀的手机,成千上万的粉丝给我们提供各种各样的手绘图、参与活动,包括帮助我们来传播,这就说明APUS在当地已经有了巨大的用户量和品牌竞争优势了。

这就是“春江水暖鸭先知”,APUS产品在当地的渗透率,我对当地水温的感知能力要比当地的很多基金更强。因为我们接触到当地的用户和当地的业务,所以我们也敢于在当地做投资。一个是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第二个是我们在当前又有着巨大的感知力和影响力,这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这个例子证明了国际资本,尤其是中国互联网的资本进入到很多新兴市场国家,就是有这样的一些优势,并且更加的坚决和强有力。

本文相关公司

APUS Group认证


你的项目想被报道,。  市场活动及PR合作,。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